新華網 正文
歐元區經濟的結構性難題
2019-08-14 08:14:30 來源: 人民日報
關注新華網
微博
Qzone
評論
圖集

  歐盟委員會近期發布預測,維持歐元區今年1.2%的經濟增長預期不變,下調通貨膨脹預期至1.3%。隨後,歐洲央行宣布,維持零利率至少至2020年夏季,並計劃在下半年推出新一輪量化寬松貨幣政策。這普遍引發了人們對歐洲經濟的擔憂。

  德拉吉任歐洲央行行長期間,為實現2%的通脹目標實施了兩期歐版量化寬松政策,通過在二級市場購買歐元區成員國的主權債務,向銀行提供流動性,實施零利率政策,促使銀行對外貸款,推動投資和消費,進而帶動經濟增長。在為歐洲結構改革爭取時間的同時,德拉吉不斷呼吁,貨幣政策已竭盡所能,歐盟委員會應在財政政策方面共同發力,通過結構改革實現歐洲經濟的穩定和可持續增長。

  然而,歐洲國家的情況卻日趨復雜。法國結構改革遭遇街頭抗議,意大利放緩了結構改革的步伐。與此同時,德國和荷蘭等財政預算盈余、平均負債率較低的歐元區國家,則素以“節儉”著稱,無意為各種擴張性的財政政策埋單。

  究其原因,還得從歐洲南北不同的經濟增長模式説起。據歐盟委員會一項研究表明,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,法、意等國的經濟增長模式立足于由公共部門和低儲蓄所拉動的內需,而德國、荷蘭等國的經濟增長則依賴出口。歐元未流通前,法、意可不斷通過本國貨幣貶值的方法進行“債務減計”,以此重新獲得競爭力;德國和荷蘭則通過提高勞動生産率來不斷增加出口,同時通過保持幣值穩定來保證儲蓄“不縮水”。

  歐元面市後,法國和意大利無法再通過貨幣貶值來重新獲得競爭力,而德國和荷蘭等國的出口競爭力卻不斷增強。出口對經濟的貢獻,在南北歐間的差距不斷加大。這種結構性的困境延宕已久,盡管歐洲央行通過非常規性貨幣政策操作努力“放水”,也沒能緩解這一結構性矛盾。

  歐洲眼下面臨的不光是內部矛盾,外部環境也比較艱難。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日前發布的《世界經濟展望報告》,全球技術供應鏈受到威脅,經濟下行風險增加,多國央行已經做好了進一步放寬貨幣政策的準備,美國已經降息。歐洲經濟增長由此面臨更多的不確定性。德國作為歐洲經濟增長的發動機,已經從2017年開始減速,2018年增長率為1.4%,預測今年僅為0.5%。

  今年底,來自法國的拉加德將擔任歐洲央行的新掌門人,來自德國的馮德萊恩將成為歐盟委員會主席。法德作為歐洲一體化曾經的軸心,在不久的將來,一個掌握貨幣政策,一個能左右財政政策,兩國能否攜手解決歐元區的結構性問題,推動歐洲實現可持續增長,還需拭目以待。(陳新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歐洲研究所副所長

+1
【糾錯】 責任編輯: 張茵 余申芳
新聞評論
加載更多
葵花綻放秋成景
克羅地亞迎來高溫天氣
生態中國·七彩雲南四時春
古堡前的愛丁堡國際軍樂節

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241070
tyc16.com 253bmw.com tyc69.com sbc777.com 512bmw.com
58sblive.com bmw797.com 523tyc.com suncity2.com 0bmw.com
ag27.com sbc5.com 159sb.com kcd65.com sun512.com
申博在线网站 tyc78.com 菲律宾申博真人娱乐 7334cc.com tyc117.com